快帆旅游
您当前所在位置: 首页 >  宾馆酒店
星宿迤西第一桥
发布时间:2019-10-06

 

  

 

  星宿桥牌坊

  

 

  夕阳下的星宿桥

  你可知道“迤西第一桥”叫何名,在何方?若不知道就跟我走一趟。

  我们坐汽车进入禄丰城。星宿江从九龙山洋溪箐出发,时而向东行,时而朝南走,一路奔来,进入平坦的金山坝子后才放慢了脚步。它似乎对禄丰城产生了特别兴趣,直往禄丰城而去,绕着城走了半圈。这一绕可给古代出入禄丰的人带来了大麻烦,每当洪水汹涌的雨季,人们渡江进城经常葬身鱼腹。直到后来建了星宿桥,才结束了这段悲惨历史。

  过江时常葬身鱼腹

  星宿桥位于昆明至滇西的咽喉要道,因架于星宿江而得名。这桥中“老大”,早年却有点像“豆腐渣工程”,建成后过不了几年就要垮一次,历经多次修复。在最后一次修复中,它演绎了几多故事,终于建成一座耐劳的桥、耐看的桥,也是一座经得住品读的桥。

  清晨的星宿公园风景如画,薄雾笼罩于江上,雄伟的大桥如长虹臥波,江水清澈如镜,把天上的彩霞、地上的“虹桥”、垂柳、游人一一映入水中。穿过牌坊,走上长而宽广的大桥,如没有桥头的石狮把守,还以为漫步在开阔的马路上。朝阳下有不少晨读的学子,更多的是老人,有的在练太极拳,有的在遛狗。

  我们向老人逐个询问,在即将失望之际,终于顺藤摸到了“瓜”。一位观棋的皮肤黝黑的老人叫李万伟,是位石匠。花甲之年的李万伟师傅现住星宿桥街,他广见闻,且健谈,向我们推荐一位更熟悉历史的老人。此人是当年主管建桥的章云标的后人。当他带我们走进章家时,得知章云标的后人已在10天前仙逝了。巧的是,我们没能追上章氏第七代传人,却恰逢第八代传人,他是刚过世的老人的儿子章林,一位建筑工程师。

  章林家离星宿桥不远,为增强现场感,我请他们一起来到桥上,向我们讲述当年建桥的一些鲜活历史。

  在星宿桥未建之前和建成后桥被冲垮的艰难岁月,每年大量东来西往的人们在夏秋两季过江,“有胆大者冒险摆渡,常惹身葬鱼腹之祸”(《修建星宿桥碑记》)。渐渐,出入禄丰的客商不管从哪里来都要随身携带鸽子,从滇西进省城的人待船过石门渡才似捡回了一条命,愁眉顿时舒展,马上放鸽子;从昆明去滇西的人,则过江到晋宁寺后才放下一颗悬着的心,立马放鸽子。原来,鸽子是用来向家人发信号报平安。

  传说张果老踩过桥

  清雍正五年(1727年) ,星宿桥再次被水冲塌,直到道光五年(1825年),曾任广东省肇庆兵备道、肇庆府知府的杨安园退休了,回乡途经禄丰,听到人们哭诉:有人为过江而身葬鱼腹。杨大人听后十分伤感,慷然许诺捐银百两作修桥之资。修桥倡议一出,一呼百应,当地百姓、过往客商个个叫好,纷纷慷慨解囊。

  渴望建桥的人们筛选中了一个理想的建桥主持人,他叫章云标,有“章善人”之称,又有建桥经验。“章善人”在江边搭了个草棚,不分寒暑天天苦守着,向每个行人苦口婆心募化,又在城中路口抽取桥捐。苦苦熬了6年光阴,终于筹到了1万余两白花花的银子。

  造桥前招聘石匠领班,禄丰川街的花石匠和通海的河西石匠当时都有名气,互不相让,董事们叫应聘者每人做件能展示本事的作品,有个河西石匠做了条石链,做工并不特别精致,董事说:“这等手艺还想做领班?”河西石匠争辩到:“要管好造桥的事,只有手艺不行,最要紧的是,一环扣一环。”就凭这句有分量的话,这个河西人当上了领班。

  一年之后,一座十分壮观的星宿桥建成了,桥头有石狮守护。桥东有牌楼,省里大员对此桥也十分看重。云贵最高长官总督阮元和滇南使者伊里布长官都十分赏脸,为牌坊题了字。为显示桥名的来历,桥两侧石栏的大理石上还刻上了二十八星宿符号。

  传说桥落成后在举行踩桥仪式前不许人上桥,此时一个老头骑着毛驴一颠一颠上了桥。守桥兵士忙去驱赶,只见老头朝士兵一笑,转过身来,干脆倒骑在驴背上,士兵们追上时桥上却空无一人。

  后来,人们说这次造的桥之所以至今160多年不坏就是因为大仙张果老踩过。

  (来源:春城晚报)

{{wanzhanqun_analysis}} {{website_analysis}} {{website_copyright }}